青松

青松

依稀记得,小学二年级时,学校在操场边的一块空地上新种了两棵青松。

自古,青松就是正人君子的化身,它的坚韧,让刘桢为之歌颂;它的清白,让黄公望在《富春山居图》中甘愿给它一席之地;它的刚强,与狼牙山下长眠的五条英魂相呼应,永远地守护他们……

然而这两棵青松却是例外。

论起外形,它谈不上美感。那时它们与我一般高,瘦瘦小小,孱弱得如同风中的烛焰,似乎一吹就倒。稀疏的枝条上却散布着密集的针叶,让人觉得头重脚轻。叶上总算有了那么点生命的青色,却也是绿中带黄,病怏怏的。

总之,换了谁看,都不会喜欢。

渐渐地,我们对它的新鲜劲烟消云散。顺理成章的,在我眼中,它成了背景,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了。

三年后的一天,正值寒冬,校园里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干的棕色和积雪的白色,那秋天耀武扬威的银杏和桂花都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。我深感无趣,逐渐把目光转向青松。

不知何时,身旁的小东西成了这高大、笔挺、大气的青松。

白色的雪落在了青松的针叶上,却遮不住那青翠——那是种娇艳欲滴的青,于那青中,我看到了无穷无尽的生命的延续;于那青中,我看到了青松的咬牙坚持;于那青中,我看到了白雪的羞愧;为何你在这儿顽强生长,我却自甘堕落,摇摆在风雨之间!不同于青蓝,不同于青黑,这青,不是那两种忧郁的颜色,而是青绿,磅礴的那种青色!青松的青不仅装点了校园,更于我的心中扎根。它不仅是一抹生机,一丝奋斗的苦涩,更是一种激情。这种激情,在我以后的生活中常常出现,是它刺激了我,激励了我,鼓舞了我,造就了我。

小学毕业前夕,那两棵青松被换成了火红的枫树。虽说这样确实让校园更美了,但失去青松这种遗憾至今还在我心里久久挥之不去。

不过无妨,那青早已在我心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