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忌背后

禁忌背后

一个禁忌的背后,或多或少有些心意,亦或道理。

 记得那时候读《阿长与<山海经>》,对文中的小鲁迅深表同情——元旦的古怪仪式、吃地上的饭粒、不钻晒被子的竹竿底下……诸多即无用又烦人的繁文缛节,在长妈妈的口子,总是能被倒背如流,如同寺里的戒律清规,一口气压在小鲁迅身上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 那时就想,真惨!这些中华传统文化的糟粕,真是怎么都除不尽。似乎所有人老了之后都能被妖魔鬼怪附过了身,一个个都喜欢神秘兮兮地讲这些禁忌和后果给小孩听,把人给吓破了胆,又一脸严肃,飘然而去。

 现在,我又想到了奶奶。

 此时,浮现在我脑海中的,不是奶奶的音容笑貌,而是那桌饭菜。

每次过年回家,奶奶在破落的村口见到我们,脸上的皱纹一下舒展开来,笑着陪了一路,到了家里,笑意便是减弱了许多,指着四方桌上的一桌冷菜和菩萨像说:“先去拜拜。”无论哪次,我都不大情愿,最后只得屈身于那尊几十年一尘不染的菩萨像前。

 终于拜完,大家喜笑颜开,只有我苦下了脸――糟糕的年夜饭又在向我招手。那几个每年一成不变的凉拌菜,“与佛相伴一天,沾上了佛气,吉利“,但看起来永远是那么脏,吃起来永远是那么反胃。

 直到去年,奶奶在吃完年夜饭后,对我说:“逗逗,你也十三岁了,可以跟大人们去爬山了,山上有菩萨庙,昨天那儿有佛光闪现,去拜拜吧,对考试有好处!之前隔壁小姨的女儿去拜了,菩萨还对她笑呢……”如此荒唐,我自然不情愿,听奶奶东拉西扯了半个小时,最终我盖上了 被子,奶奶沮丧地退出了房间。

晚上,我难以入眠,回味着奶奶的的话……

突然,我想明白了,奶奶是真的对我好,就如同阿长对鲁迅好一样,她们都没有文化,有的只是这些荒唐的禁忌与习俗。奶奶的冷菜、阿长的橘子,其实并不难吃,因为这里面是她们火热的心!她们的修养与价值观,都在这些习俗里——对亲人要好,最好的好!奶奶想尽办法寄托对我们的爱心,我们却置之不理――这怎么行?!儿孙一年回来一次,只是因为这个,奶奶却遭冷眼相待!

思绪万千,我的眼泪似要奔涌而出。这些看似愚蠢的禁忌,此刻在发光。

 第二天,我对奶奶说:“奶奶,我们去拜菩萨吧。”